“生态信用体系”被首次提出赋能双碳目标实现

发布时间:2022/04/24 |来源:

分享到

近日,由北京信用学会主办的主题为“基于双碳目标的生态信用体系构建——以浙江丽水为例”论坛在线上开幕。论坛在国内首次提出“生态信用体系”概念,并初步完成了理论框架和落地路径的系统阐释。

北京信用学会副秘书长、首都师范大学信用立法中心研究员薛方表示,生态信用体系是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与生态文明建设融合创新的新场景、新探索。生态信用体系由生态环保领域信用主体承诺,由政府、载体和平台背书增信形成的生态资源保护、生态价值实现、生态环境治理的系列生态信用工具和机制构建。

据介绍,我国的生态信用体系建设探索从2013年开始到现在,走过了环保信用建设、生态环保信用、生态价值信用三个阶段。专家指出,生态信用体系的创建,是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从社会外部治理走到生态内部价值实现,从公共领域走进产业场景,赋能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建设的新实践。

薛方认为,生态信用体系建设框架可分为三个场景、五个支柱。覆盖金融、经济、社会三大场景。生态信用体系由五个支柱支撑,即生态信用标准体系,生态信用信息披露体系和信息共享体系,生态信用产品供给体系,生态信用监管体系,生态信用多元共治体系。

在三大场景中,一是基于金融活动的生态信用体系。推进绿色金融、碳金融、转型金融,“生态信用风险”分类、“企业生态信用”的引入是关键。二是基于经济活动的生态信用体系。“绿色溢价”的降低、生态产品“难度量、难抵押、难交易、难变现”的破解,生态资本的信用构成和信用的社会资本解构至为关键,而生态信用认证、增信是实现“添绿增汇生金”的重要手段。三是基于社会活动的生态信用体系。良好生态环境是最公平的公共产品、最普惠的民生福祉。

“生态信用建设不是成本和负担,更是一种价值和机遇,是信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动力。”深圳市信用促进会秘书长鲜涛指出,目前,深圳在开展信用信息资产化,其中生态信用信息不仅仅要服务于绿色金融,还要通过信用资产化形成增值收益。

新华社中国经济信息社新华信用事业部总经理李伟认为, 我国的社会信用体系实践已经成为国家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把信用的理念、方法和手段与生态文明建设的实践结合,是下一个阶段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助力“双碳”目标的重要工作。

原题为:“生态信用体系” 赋能双碳目标实现

文章搜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x